《夜间经济》华盛顿地铁继续没有夜班车的时代

“这个地方的深夜经济正式受阻。” Albert 在

)的评论中写道。他认为,夜班地铁不仅刺激人们的出行意愿,还可以那些打不起车的“餐厅服务员和医务工作者”享受便捷的夜间通勤。

地铁主管机构并不是没有危机。即使不考虑对城市的外部性效应,地铁公司也需要应对客流下降带来的经济压力。数据显示,从 2009 年到今年,华盛顿地区的地铁日客流量从 75 万人次下滑到 62 万 6 千人次,多数来自年轻人。不少人将其归咎于地铁运营方的服务质量,以及 Uber、Lyft 等在线打车服务的兴起。

中。华盛顿都会区运输局计划的措施延长乘车高峰期时间(响应更多运力)、延长线路、增加列车车厢,以及将周末票价固定在单程 2 美元。人们担心的涨价也没有发生。

为了达成这些目标,运输局方面提出了一项为期 10 年、共计 155 亿美元的投资计划。新预算案要求的成本超出了现有法规对运营补贴的限制,运输局得想办法立法者为了城市的未来而打破。

但对于增开夜班车,运输局仍持谨慎态度。《华盛顿邮报》先前获得的

提出了增开夜班车的建议,同时提到这需要克服维修带来的影响。过去两年半,地铁系统的维护与升级工程一再了华盛顿居民的出行,日常的维护作业也明显了周末和非高峰期的运力——乘客可能在站台等候 24 分钟,才能等来一趟列车。

这不是华盛顿一座城市的问题。几年前,世界上最古老的地铁系统——伦敦地铁还会在周末关停部分线路,以维护地铁车厢和铁轨。但后者已经了进步。2013 年,

(TfL)宣布将在部分线路实现周末全天运营。虽然地铁工人一度通过表达对该计划的不满,但有关解决后,该计划于 2016 年 8 月正式落地。纽约、柏林、哥本哈根等城市此前都推出了类似的通宵地铁服务。

如果不考虑,夜班甚至通宵地铁的好处显而易见。

摆在那里——伦敦地铁的周末乘客人数从 2000 年以来激增超过 70%。伦敦交通局的数据显示,开通夜班车的首夜,维多利亚线(Victoria Line)和中央线(Central Line)的夜间乘车人数就达到了 5 万。

便利的夜间交通驱使人们在周五、周六晚前往酒吧、电影院和演出场所,从而带动了消费;增开服务也需要地铁管理方增加驾驶、清洁和维护的人力,从而直接了就业机会。伦敦市长萨迪克·汗在通车当晚亲自登上了一趟列车,宣称夜班车的开通将给伦敦带来“巨大”。

对一些地区来说,以餐饮、娱乐业为主的“夜间经济”(night-time economy)已经成为经济的重要部分。

)称之为英国的“第五大产业”。根据机构 TBR 的数据,夜间经济在英国创造了 130 万个工作岗位;另有独立声称,到 2030 年,伦敦夜间经济的价值将高达每年 300 亿英镑。也有谨慎的声音指出,城市者需要在夜间经济的活力和市民的居住之间达成。

包括 Albert 在内,夜班地铁的倡导者也意识到这个目标不太可能一步到位。伦敦的通宵地铁服务首先在两条线路上进行了试点;在没有夜班地铁的情况下,保证的公交服务也是一条权宜之计。北京则优先照顾了火车乘客的需求,在途径北京南站的 4 号线首先加开了夜班地铁。

上一篇:《开区国凯》南宁一人行道绿化带占位盲道被截成几段部门回应
下一篇:《老人们》逛街留影享美食集心愿百位老人在冰城老街里过重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