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教师权力》被指贪污奖学金这个辅导员到底有多大的权力

  教师权力若是易如反掌,学生却缺少应有的权利渠道,或是不敢寻求,才是问题的可怕之处。

  10月29日,有广东文理职业学院毕业生在微博举报该校一名辅导员“贪污”班费及学生奖助学金数万元。10月30日晚间,校方回应称,已对该辅导员作出停职停课处理,并由公安机关作进一步调查。

  大学生的情况若属实,涉事辅导员的问题恐怕是简单的“贪污”:将学生的英才卡借走后私自取款,学生卡上资金去处,辅导员既不承认也不否认,同时以“不给毕业证”威胁。

  真相如何,涉事辅导员在哪个层面上违反,有待司法机关给出结论。不过,事件所涉及的教师权力、师生关系等问题,同样值得关注。在某些大学里出现个把道德失范的教师,偶尔教师以权力要挟之事,恐怕难以杜构;但教师权力若是易如反掌,学生却缺少应有的权利渠道,或是不敢寻求,才是问题的可怕之处。

  从师生关系来说,涉及经济、物质方面的问题,师生间应该“淡如水”的边界。于教师而言,这属于最基本的职业操守,不可越雷池一步。辅导员向学生“借用”银行卡这种事,逾越了师生关系的边界。因为师生之间存在权力从属关系,这种关系的双方,尤其是握有权力的一方,应回避问题方面的诉求。正因为与辅导员之间的从属关系,学生不好拒绝或不敢拒绝;而于辅导员来说,这就成了以权谋私行为。及至以“不给毕业证”相要挟,教师已超出以权谋私的程度,升级为赤裸裸的权力欺压。

  而说到“不给毕业证”这种权力欺压,这在个别学校里颇为盛行。比较的,是以“实习”名义让学生充当廉价劳动力。学生们明知“驴唇不对马嘴”的“实习”与所学专业毫无联系,在生产线上从事简单劳动就是在给学校创收,但慑于“实习格不给毕业证”的威胁,都不敢不从。大学生“被实习”现象已存在年,时常被曝光和举报,但至今无法杜绝,除了行政监管不力,学生与学校、教师权力之间的严重不对等,是问题的根源。

  曾有研究人士针对小学家长微信群中一些不正常,剖析其中的原因,“班级是一个权力场”:老师很大的事实上的权力,既可施予学生,也可施予家长,导致了“家长群”异化为“马屁群”等问题。教师权力或叫“班级权力场”形成的原因有很多,但小学生心智不成熟、无力保护,是重要之一。现在来看,心智成熟的大学生,面对和学校手中“不给毕业证”的绝对权力,有些时候保护不了自己。所谓“班级权力场”,从小学到大学,即便有所不同,但本质都是一种“权力压制”。

  教师与学校师德失范、行政监管不力、学生渠道不畅,以及社会风气的大背景等因素,共同了校园里的“权力压制”问题。而解决这种问题,既需要综合治理,也需要查处一些的案例。(马涤明)

上一篇:《宣传文化》佛山市委书记鲁毅全力推动宣传工作迈上新台阶
下一篇:《老人们》逛街留影享美食集心愿百位老人在冰城老街里过重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