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群众种树》“生命禁区”的顽强绿色

阿里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:2009年前后,一名分配到阿里地区改则县工作不久的基层公务员,时隔两年回家探亲,刚到老家境内,看到一棵长势繁茂的大树,跳下车抱着树哭了半天。

故事背后是阿里地区干部群众常年看不到一丝绿色的辛酸。阿里地委行署所在地噶尔县狮泉河镇,年降雨量只有70毫米左右,但蒸发量超过2000毫米,风沙天气常年相伴。“狮泉河镇年无霜期只有70多天,这意味着树的生长期就只有70多天。”阿里地委委员、噶尔县委书记高宝军说,“毫不地说,在阿里养活一棵树,比在内地养活一个孩子都难。”

高海拔地区种树是世界级难题。2016年,阿里地区刚提出在城区大规模种树的想法,从干部到群众,不少人心存疑虑。有干部担心,投入那么多资金,如果种不活谁来担责任?有牧民甚至说这是在瞎折腾,今年又有柴烧了。

为打消干部群众,噶尔县邀请全国知名林业专家、学者和技术员到狮泉河城区实地考察,向退休干部、农牧民群众种树经验,研判气候变化,全方位论证在阿里种树的可能性。

“阿里地区城市绿化是改善人居环境的民生工程,是造福子孙、实现生态保护传承的宏伟工程。如果了,就是创造;如果了,我承担责任。”用技术人员严密的科学论证结果,阿里地委书记朱中奎说服了心存疑虑的干部群众。

于是,在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的支持下,阿里地区开始了在狮泉河镇的种树实验。

统一后,地委四大班子团结,上上下下的干部拧成了一股绳,林业、环保、水利等部门合作,充满地迎接首次大规模种树实验。很多一听说阿里要种树了,高兴得不得了,主动向有关要求管护树木,不要报酬。

“很多主动找我们的技术人员说,你们不要担心人手不够,只要栽上去,剩下的我们来管。”噶尔县常务副县长齐喜军说。

经过论证,技术人员在青海、甘肃、内蒙古等十多个跟阿里气候接近的地方,确定了毛头柳、青海杨等二十多种适宜高海拔种植的苗木,运抵阿里试种。

种树的考验从运输途中就开始了。为了保证成活率,每棵树的根部直径都是树干直径的六倍以上,十多天的路途中如何树木活性成了第一道关卡。技术人员反复,每天对树喷水保湿,到阿里后又挖上蓄水池将树木浸泡十天,解决了干旱影响发芽的问题。

树苗一来,高宝军就一棵一棵地看,将不达标的苗子全部退回。种树过程中,每个点上都安排林业部门的技术和管理人员全程指导。为了保证成活率,噶尔县将种树地方的沙石土换成从山上由雨水冲刷下来的土,并采取了给树木注营养液、裹黑纱棉、绑支撑杆、涂伤痕剂、建防护罩、施生根粉、覆塑料膜、打蒸腾剂八大防护,像养护孩子一样管护树木。

目前,狮泉河镇新栽种的青海杨、毛头柳等十多类42万余株树木,长势良好,结束了阿里只能栽红柳、班公柳的历史。

树种活后,阿里城区气候发生了变化:湿润度、无霜期增加了,扬尘、风沙天气了,有些地方鸟儿渐渐多了起来。“为了让鸟能留在这个地方,我们在网上买了很多鸟食,发给环卫工人让他们喂。”齐喜军说,“现在街道满眼都是绿色,走在路上甚至能听见鸟叫,心情很舒畅。”

以前阿里的风沙有多大?当地人调侃说,刮风天去接小孩,家长得走到小孩面前,使劲把孩子脸上的沙土抹掉,才能出是不是自家孩子。

“这一点都不夸张。”狮泉河镇加木村党支部书记次仁白姆从小在村里长大,对过去的恶劣环境记忆犹新,“以前到拉萨亲戚家待上两三个月再回来,沙子就把门堵住了。要进门都得先在邻居家喝口茶歇歇,借把铁锹把土清理走才能开门。”

为对抗气候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阿里启动了植树造林计划,但进行得并不顺利。“刚开始不愿意种,觉得种不活。还有群众说,种树干啥?不能吃不能喝,还不如想办法种点蔬菜。”次仁白姆说,“尤其是一些能外出打工的年轻村民,更不愿意在种树上费工夫。”

党的十八大以来,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植树造林,阿里地区也根据的实际出台了奖励制度,今年还启动了新一轮国土绿化项目。目前在阿里,一到种树的季节,参加劳动的群众每人每天有200元补助,超过成活率的树每棵有50~100元奖励,年终领到国家的林业补贴,成活的树苗可以挖出一部分卖掉。在经济收益的直接刺激下,主动种树的群众越来越多。

为进一步提升干部群众种树力度,噶尔县制订了严密的考核制度,在全境村居开展“无树村、无树户”活动。“群众家里种活的树达不到标准,就不兑现生态资金。干部考核指标中,绿化行动和脱贫攻坚各占30%,且一票否决。”高宝军说,“把种树和脱贫攻坚放到同等的位置去考核,就是要让干部群众到种树的重要性。”

现在,每到种树的季节,噶尔县各县乡干部就包点住到村居,县里林业局给每个乡派去技术人员指导。县里也实行片区负责制,县领导与片区负责人定期汇总种树遇到的难题,寻求方案。树种上后,村里还有专人每周提醒村民浇水,并将浇水的时间及次数记录在案。

“以前村干部也带领我们种树,但大多是红柳,种树的数量和种类都跟现在没法比。”记者采访时,63岁的村民扎西多吉正在捡拾林田里的石块,加固树苗,“近几年,我们种了很多从新疆、拉萨等地运来的新树种。去年我们村种树、卖苗、林补等收入就有168万元,今年还会更多。”

除了政策考核和经济刺激,阿里越来越少的风沙天气让群众尝到了生态甜头,愿意多种树。“以前每家都有过被沙子堵门的经历,现在我们跟小孩子说这些,他们就像听笑话一样。”加木村群众西热加参说,“这些都是种树带来的实实在在的环境变化。我们以前尝到了恶劣环境的苦果,以后会给子孙留下一个绿色家园。”

高寒缺氧让植物难以在阿里存活,不仅种树,种植蔬菜和水果,在过去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长期,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吃的蔬菜和水果,主要靠从千里之外的新疆等地运输,蔬菜价格居高不下。买菜难、买菜贵成为长期困扰当地政府的民生难题,也影响群众的获得感。

种树实验初见成效后,阿里地区将眼光瞄向了种菜。在地委领导下,噶尔县先后投入近亿元,建设了集蔬菜种植、试验示范、科技培训、种养循环等功能为一体的现代农业园区。园区建设了12万平方米的日光温室、五膜拱棚和智能联动温室,最终在高原地区种出了西红柿、菠菜、葡萄等40余种瓜果蔬菜。

“政府部门找农户调研,找专家水质和土壤,集成了国内先进的农业技术,最终确认这里具有棚栽业的条件。”齐喜军说,2017年,噶尔县生态农业产业园瓜果蔬菜产量达到640吨,满足了当地60%的市场需求,群众吃到了家门口的新鲜蔬菜。

记者在噶尔县生态农业产业园看到,智能温室里采用无土栽培培育的蔬菜青翠欲滴,蔬菜大棚里茼蒿、生菜、西瓜等各类常见蔬果长势喜人,幼果挂满枝头……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实在难以想象这是在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阿里。

“这是刚摘下来的茼蒿,你看上面的水还没有干。”见记者面露惊讶,拉着刚采摘下来的蔬菜准备到超市去卖的安徽菜商胡进涛说,“以前我们都说,阿里一年只有两个季节:冬季和大约在冬季,谁都没敢想在这里能种出来蔬菜。”

作为噶尔县农牧局副局长,除了日常,刘江基本每天都在生态农业产业园,和十几名技术员一起上百个大棚里的瓜果蔬菜生长。“园区出台优惠措施让群众免费租种大棚并享受支持。”刘江说,“群众吃上了新鲜蔬菜,还能承包大棚赚钱,每个棚年纯收入近2万元,比打工都赚得多。”

除了承包大棚的群众增加收入外,园区还解决了一大批易地搬迁的就业。在产业园就业的群众,通过劳务打工创收,既挎上了菜篮子,又鼓起了钱袋子。“我们在这里做些除草、掐枝之类的杂活,一天就有200元收入。”易地搬迁点群众卓玛说,“家里没有蔬菜了,就在这儿买,既便宜又方便。”

目前,阿里已经建起集林果种植、奶牛肉羊养殖、饲料加工储备等为一体的现代农牧科技产业园,高原枸杞示范园和红柳滩休闲度假村正在建设中,绿色探索正在逐步转变成绿色产业。

“我们尊重规律,尊重科学研究,以前不敢想的大规模种树,现在实现了;以前不敢想的蔬果种植,现在实现了。”朱中奎说,“我们将继续渐进,让群众看得见绿树,闻得到瓜香,真正绿色发展带来的福利。”(文/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段芝璞 张京品 张宸)

上一篇:《觉得周慧敏》51岁周慧敏参加蒙面唱将惨遭吐槽,网友毕竟老了
下一篇:《会销活动》天花掉元,宣称有药物疗效实乃普通食品记者暗访揭秘老年人保健品会销骗局